逐竹

喜欢唐逐💘

训妻(16)

腹黑美人攻VS嚣张狼狗受

沈晏VS宗煜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
沈晏就在门口站着,店家听见宗煜的话,一动不敢动。  

 

宗煜喊了两声,不见人来倒酒,不耐地回头,发现身后站着沈晏。 

 

 他歪头看了会儿,疑惑地自问道:“沈晏……呵呵,我真是喝醉了酒,居然老眼昏花了,沈晏怎会在这里?”他自嘲地笑笑,甩甩脑袋又转过去,拿一只空壶往嘴里不断灌。  

 

忽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夺过他的酒壶,宗煜正要发怒,再一抬头,沈晏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清晰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 

  “沈晏……?” 

 

 面前白衣之人俯视着他,把酒壶扔给店家:“去拿几壶酒来,把剩下的人抬出去。” 

 

 店家领了吩咐,让小厮送来了酒,又和侯府的人合力把剩下的公子哥抬到隔壁房间去了。

 

  几壶酒端到桌上,沈晏左手钳着宗煜的下巴逼他张开嘴,右手拎起一壶往他嘴里灌下去。

 

酒水辛辣,一口气灌下去,宗煜消受不得,胃里翻涌酸水,难受得想吐。  他试图往旁边躲去,却被沈晏一把扯了回来,一壶毕,又拎一壶往他嘴里灌去,清冷的声音字字清晰涌入宗煜耳中。

 

  “没喝我府中的交杯酒,倒跑这儿来和别人畅饮上了?既然如此,我便满足你。” 

 

 沈晏足足给宗煜灌下三壶酒才松开手放人喘..息,见宗煜头晕目眩,脚下不稳翻身摔在地上,随后条件反射般地一弓身,哇地一声,抱着凳子呕吐起来。

 

  他今日没吃什么东西,吐出来的全是酒水胃液,秽物难闻的味道顿时充斥整个房间,在宗煜脚下淌了一地。

 

  沈晏眸中升起暗火,紧抿着唇把人提了起来,扔到房外的走廊上。

 

  晞被侯府的人掣肘,见自家主子被扔出去作出反抗,被卫擎反扭了胳膊,疼得闷哼一声。

 

  沈晏跨出房门,用袖中的帕子擦了擦手,平视着对面和他遥遥相望笑意盈盈的蓝袍公子,对卫擎嘱咐道:“把人绑了,带回去。”

 

  “是。” 

 

 晞怒目而视,“你敢……”  

 

卫擎反手往他嘴里塞了块抹布,把这聒噪的人踹下楼梯。 

 

 蓝袍公子徐步走了过来,冲沈晏笑了笑:“晏哥哥,没想到这么快,我们又见面了。方才见煜王在此处喝酒,还以为看花了眼,今日不正是你们的新婚之夜吗?他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?”

 

  说到这里,他轻轻一笑,“看来煜王就算成了亲,也不改风流潇洒啊。晏哥哥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 

 

 此人正是严陵均。  

 

沈晏淡淡看着他,道:“他如今不光是煜王,也是我的妻子,我侯府的人,无需他人置喙。”  

 

严陵均脸色一变,暗自吞下恼怒,僵硬地挤出笑脸:“晏哥哥,我是为你好,我怕你会受伤……”  

 

“严公子,”沈晏打断他,“多谢你今日相告家妻下落,至于本侯的家事,就不必费心了。”  

 

望着沈晏离去的背影,严陵均指尖掐着手心,面目渐渐有些狰狞。

 

  “你倒护他。哼,沈晏,早晚有一天,我要让你回到我身边。” 

 

 ……  

 

宗煜到了侯府,先是吐了个天昏地暗,而后趴在桌上睡着了。沈晏没去管他,命人清扫了房间,搬到西殿睡了。

 

  睡至半夜又醒过来,披了外衣回到东殿,推开门仍有一股酒腥气扑鼻而来。

 

略有些洁癖的沈晏咬着牙进房,把人抱着放在床上,见宗煜出了满头大汗,伸手给他解..了衣裳。 

 

 “唔……水……”  

 

沈晏冷眉问他:“还知道渴么。”

 

  “水……”宗煜在睡梦里又喊了一声。 

 

 沈晏端来一盏凉茶,喂人饮了些后,和他一齐躺下了。


宗煜渴得紧,夜里要了三四回水喝。刚把沈晏折腾完躺下来,他扑腾一下坐起来,眼睛都没睁开,嘴里唔哝着:“嗯唔……唔恩……”  

 

“什么?”沈晏坐直,环住他的胳膊,侧耳过去听。  

 

“尿尿……”宗煜手捂着小..腹,紧皱眉头,似乎已经忍了很久。

 

  沈晏脑门三条竖线:“……下床自己去。”  

 

宗煜手指头掀起里衣,身..体左右摇晃不知在寻什么,只见他又扶着身下之物作势要解决,嘴里小声喃喃:“忍不住了……唔,找到茅厕了。”

 

  沈晏闻言立刻把人提溜起来,抱着他下床往屋外走,嘴里不忘威胁:“忍着,敢尿我身上你完了。”  

 

再回屋后,宗煜没再吵闹,往沈晏怀里缩了缩,找到一个极舒适的姿..势呼呼大睡,一觉到天亮。  

 

沈晏被他压着腿,保持了一夜不动的姿势。

 

  次日日上三竿,宗煜从被窝里爬出来,揉着惺忪的眼坐到桌前,面前正放了碗醒酒茶,他吃了一杯,又有人过来服侍他洗漱,神思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

  宗煜默默地想,昨晚他好像和沈晏吵架了,然后喝了酒……他打量着周围,心道怎么现在在侯府?难道自己喝醉了还能跑回家?

 

不对,要跑也是回自己家,干什么回侯府! 

 

 他有些气恼自己,把面巾啪地丢回盆里,抬脚要出去,被房外两个军营守卫打扮的人拦住去路。

 

  “做什么?本王也敢拦?”

 

  “回王爷,侯爷吩咐了,不准您踏出房门,一会会有人给您送来早膳。”  

 

宗煜稍稍一愣,一股怒火从心里烧到嗓子眼,他道:“老子今天还非要出去不可。”  

 

“王爷息怒,小的也只是领命办事。”  

 

宗煜抬脚踹到他的腿上,刚走两步,又有四五个守卫从院外涌来,将他包围在院里。

 

领头的便是卫擎,他上前两步,抱拳敬道:“王爷,侯爷上朝去了,让我们在这里守着您。若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属下。”

 

  “吩咐?好啊,我要出门,你让他们闪开!”  

 

“这个,恕属下无能。” 

 

 宗煜咬紧牙关,抬手朝卫擎出拳。

 

  卫擎身为沈晏贴身侍卫,功夫应该不差,可几个回合下来,不但没有进攻,连防守也也百般疏漏。

 

宗煜以为他不屑与自己较量,下手更是没了分寸,直往人肋下出击。

 

  谁料,距离卫擎仅仅一寸之间,一柄扇子自空中穿梭而来,抽在宗煜手腕上,霍然印上一抹红印。 

 

 宗煜抽了手,捂着手腕朝卫擎身后之人盯去。

 

  沈晏收回方扇,缓缓走了出来,他一身官服还未脱下,周身的凛正威赫逼得众人纷纷后退两步,为他开路。

 

  沈晏走至中间,将倒下的卫擎扶起来,平静地注视他,道:“堂堂一级侍卫,战场杀敌都能活下来,如今才回京几天,功夫就倒退至此了?”

 

  他声音温和,神色丝毫没有动怒的征兆,却让卫擎冷汗滚落,将军在怪他手下留情,没有施展出真功夫,即便不敢冒犯,却也没做到防守,这和将军之前的教诲格格不入。

 

  卫擎低头,脸上一片懊悔,“属下知罪,甘愿领罚。”  沈晏将他重新扶起,下了处决:“杖二十,自去领罚再回。”

 

  “是。”  

卫擎带着一众人下去,院里恢复了宁静。  

 

宗煜抱臂冷瞧这一对主仆,见人走光了才奚落道:“沈侯好是威风,怎么,轮到我了吗?” 

 

 沈晏淡淡一笑,道:“罚你,要比他重得多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没想到昨天的评论这么高质量,好开心(并不是因为沈晏挨骂所以开心……)


@Zoe 感谢长评,如果有意可找我领取爱.发.电的兑换码,已更到19章


满500心心下一更~

评论(66)

热度(769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